《鬼灭之刃》:哪怕是战斗到最后一刻,也要发挥出自己最大的作用

“我是,为了得到幸福而生的”,今天给大家带来《鬼灭之刃》中的时透无一郎。

加入鬼杀队

时透无一郎出身于一个世代以伐木维生的家族,但是小时候母亲死于肺炎,父亲也因为在台风天时为了给妻子采草药治病而跌落山崖摔死,与他相依为命的,只剩下了他的双胞胎哥哥有一郎。

有一郎性格恶劣,喜欢有话直说,总是责骂弟弟无一郎一无是处,甚至连口头禅都是“无一郎的‘无’是‘无能’的无”。但实际上有一郎是担心想加入鬼杀队的无一郎可能会因此丧命,故而刻意出言刻薄以打压无一郎的想法。

直到无一郎亲眼目睹一只恶鬼闯入了他的家中,并重伤了有一郎,暴怒的无一郎将恶鬼用木桩钉在了野外,并依靠阳光将其消灭,但自己也因严重负伤而无法行走。

当无一郎耗尽最后一丝力气爬回家中时,已经奄奄一息的哥哥有一郎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道出自己内心对弟弟最真实的看法:“我知道的……无一郎的无,是无限的无……是可以为保护他人,发挥无限力量的‘无’。”

很多时候自己的家人也是担心,所以总是撒着一些善意的谎言,就是害怕你走了奇怪的道路,而变得不再是那个正常的自己,就像是自己想要接触某种不良事物的时候,父母会拼命阻挡一样。

绝世天才

听到兄长遗言的无一郎,终于明白了哥哥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心与愧疚。之后无一郎因为严重负伤而失去了所有记忆,并因此变得几乎没有了任何情感、且像有一郎一般毒舌而冷漠。

在被救回产屋敷家后,主公产屋敷耀哉要求无一郎努力地活下去,不要错过任何找回记忆的时机。之后,无一郎加入了鬼杀队,并仅用两个月就成为了柱。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也是天才,只是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领域中是天才,所以要去尝试各种自己所不熟悉的事物,或者是自己喜欢的事物,可能就在寻找的途中,自己就是某件事物当中的天才。

恢复记忆

在上弦之肆·半天狗和上弦之伍·玉壶袭击村子时,无一郎被半天狗的分身“可乐”用大风刮走。飞到很远的地方的无一郎决定将保护村长当作首要任务,正准备赶回村子时,原打算对正在被玉壶的鱼分身攻击的小铁视而不见,但因为想起炭治郎的话而折回来救下小铁。

战斗的时候因为回想起了杀死兄长的鬼所说过的话,随后无一郎又因判断失误而被玉壶以血鬼术·血狱钵困在水牢之中无法逃出。

在绝望之际无一郎逐渐地恢复了记忆,并不断想起和父亲有关的记忆。紧接着无一郎又看到了不计前嫌拼命想要救自己出水牢的小铁被玉壶的鱼分身刺中心窝,受到了巨大刺激的无一郎终于恢复了所有的记忆。

在得知为保护自己不惜牺牲性命的小铁,因为衣服里放了炼狱杏寿郎留下的刀锷而生还时,父母和兄长的魂魄一同出现表扬了无一郎的努力,无一郎也因此终于完全恢复了感情并流下了眼泪。

很多时候我们也是看到过失忆的例子,严重的失忆患者,可能会什么都不会记得,甚至变得有些痴呆,但是内心当中重要的东西,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拼尽全力去战斗

在无限城当中,和悲鸣屿行冥遇上了上弦之壹·黑死牟,被对方察觉并指出自己是对方的子孙后代。随后也是进行交战,无一郎被黑死牟用一之型·暗月·宵之宫轻易斩断了左臂,并被其以自己的日轮刀钉在柱子上无法行动。

因判断自己失血过多不可能撑太久,因而决定亲自去阻止黑死牟的行动,并要求玄弥必须抓住机会,不用顾及自己向黑死牟开枪攻击。在和黑死牟缠斗时,无一郎被对方指出也习得了“通透世界”。

无一郎在实弥和行冥的掩护下,顺利地以舍命一击的方式成功用刀刺穿了黑死牟的身体,自己却被斩断了一足。而玄弥抓住了这个机会向黑死牟射击,生成了树木困住了黑死牟,但无一郎同时也被波及,最后被暴怒的黑死牟释放的血鬼术腰斩。

无一郎留在黑死牟体内的日轮刀再度发挥了作用,使得黑死牟的身体从日轮刀造成的伤口处开始崩坏,且令黑死牟无法动用血鬼术来完成再生。其身体在不断崩坏的同时被行冥和实弥彻底摧毁,最终化作了碎片消失了,而年仅14岁的他就这样永远离开了人间。

为幸福而死

死后,无一郎的灵魂来到了彼岸,在这里,他一睁开眼,看到的却是已经阔别已久的哥哥有一郎,可是,有一郎一见到无一郎,迎面第一句便是:“别来这里,回去!”无一郎对此很不解,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哥哥为什么不夸夸自己。

但是悲愤的有一郎则直接指出,无一郎还有伙伴需要他的帮助。有一郎质问无一郎为什么不逃跑,明明逃走了就不会这么白白死去了。此刻早已对生释怀了的无一郎表示,“我是,为了得到幸福而生的!”

虽然时透依旧死去,但是其死后的价值却是不可估计的,或许这也是时透被称之为小天使的原因吧,哪怕是战斗到最后一刻,时透依旧发挥着自己最大的作用,帮助自己的队友获取胜利。

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删除,谢谢
资源班 » 《鬼灭之刃》:哪怕是战斗到最后一刻,也要发挥出自己最大的作用

发表评论